怼哭成龙惹毛高晓松,他有种神奇的能力

2017-05-11 21:47:49 来源:
阅读() 

蔡康永有一种神奇的能力。

只用一句话,就能让你心里 " 咯噔 " 一下。软绵绵的台湾腔里,一根细针,就这样不偏不倚扎到了你最痛的地方。

例如,他在微博上晒的这张图。

十多年前,成龙就是这样在镜头前被他 " 逼哭 " 的。

轻描淡写的一句 " 拍电影累不累 ",就让他溃不成声。这句话小得像一只蚂蚁,却恰好挠到了关键部位。

除了成龙大哥,电视史上第一个访问哭吴宗宪的人,也是蔡康永。

而他自己,永远是一副气定神宁的样子,直到离开做了 12 年的《康熙来了》,来到《奇葩说》。

" 我们并不是妖怪。"

2 年前,几千万人面前,他眼眶红红,食指抵着微张的嘴唇,牙缝间颤出的每一个字都带着哭腔。就这样断断续续哽咽了 3 分钟。" 出柜 " 十多年后,他第一次在公众场合这样崩溃。而从前,只有他怼哭别人的份。

蔡康永变了。确切来说,是他想要改变。

" 我到了《奇葩说》才 1 年,却有机会讲出了很多在《康熙来了》12 年都没有说出过的我想的事情。" 如今《奇葩说》开播第四季,蔡康永仍在,他似乎愈发地真性情。

在奇葩说,他找到了一个理想社会。这个社会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,在这里,不用害怕跟别人不同。

过去,蔡康永不是这样的。他对周遭,其实有着与生俱来的距离感。

出生大户,18 岁之前蔡康永都没有亲手烧过开水,想吃什么都有厨房送来,以至于多年以后第一次见到整头蒜都认不出是什么(蔡康永从小吃的蒜都是切片的)。

生活的烟火气,好像从来与他无关。

回忆起母亲,他偏着头想了几秒,语气是淡淡的:

" 我妈每天睡到中午 12 点,穿着毛毛边的亮片高跟拖鞋、好莱坞电影里女明星穿的丝质晨袍,在家里晃一下。起床后就出门弄头发,弄到两三点回家,等朋友打麻将。打麻将是生活中必要的应酬。"

每天下午两点,厅堂里想起一阵哗啦啦的撞击声,蔡康永就知道,太太小姐们都到齐了。他也知道一刻钟后,厨房里就会飘出鲫鱼汤的香味 ……

从蔡康永父母的照片,你可以看见一代上海名流的模样。

麻将局日夜不歇," 蔡公馆 " 的访客永远川流不息。每每次此时,他就把自己藏在书房里,读白先勇,读曹雪芹 ……

书里的,现实里的,人情世故早他是自小耳濡目染中的。

但他情愿做个旁观者。

比起同龄的小孩,他太早进入了大人的社会,也太早懂得了世事无常。

1949 前,因为豪华客轮太平轮的沉没,父亲经营的轮船公司被迫关闭,这件事情在当时震惊了整个海峡两岸。 家道中落也是意料之中。

父亲身边称兄道弟的朋友都忽然不见了。不再有流水般的人潮涌进蔡家,仆人也从 6 个变成一个。

家族没落后,全家从上海搬到台湾,他看着缩小了不知道多少的台湾新宅,悟出了个道理:相伴一场,人来人往,只是日常。

与这个世界保持距离,才能保全自己。

蔡康永小心翼翼地把自己包裹起来,隔着招牌式的笑容,你只能读到温和和优雅。

成为那个意气风发的少年,对他来说成了不可能办到的事情,所以诺干年后,当他在主持界遇见小 S,他的眼里有了一丝异与平时的光亮。

小 S,就是蔡康永渴望而不可及的世界。

她的存在,何其真实。

与蔡康永的压抑和克制不同,俗世的喜怒哀乐,在她身上是喷涌而出的。

她可以一屁股坐在李敖身上,吃起男人的豆腐。也可以让毫无顾忌地让马英九唱歌 …… 所有的镁光灯,都打到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小 s 身上。

蔡康永曾说过,主持之后他才发现,他和她是一模一样的灵魂,只是男体和女体的差别。看到一个自己渴望的灵魂,在另一个人身上大放异彩。

蔡康永自愿放下文人身段,成为陪衬。只有在小 S 言谈过火的时候,蔡康永才会出来打个漂亮的圆场。

做一个嬉笑怒骂的节目,开些无伤大雅的玩笑逗大家开心。他不希望用自己简单的言行去影响别人。

他始终笑嘻嘻的,对一切都 " 没什么大不了 " 的样子。就连当年被李敖逼问到出柜也是如此。" 你为什么不结婚?你是不是 gay,你是不是 gay",李敖步步逼近的发问,让蔡康永松了口。

媒体一片哗然,而蔡康永,脸上是淡然的表情。

蔡康永表现得如同一个超然的智者。

以至于 16 年后,蔡康永在《奇葩说》再谈出柜时,当场泪崩的状态,让所有人吓到。

" 我在《康熙来了》是服务我的来宾,人家虽然看《康熙来了》12 年,他们未必知道我在想什么。我到了《奇葩说》才 1 年,却有机会讲出了很多在《康熙来了》12 年都没有说出过的我想的事情。"

离开康熙,在奇葩说,他第一次剥掉安全的外衣,把自己心里的痛苦全盘脱出。

出柜之后,压力曾让他不堪负重。他也不知道怎么地,就成了圈里的出柜导师:

" 演艺圈只要有人想出轨了,会先来问我。。而圈里也有很多明星跟我没那么熟,他们会偷偷透过朋友绕来绕去的传来简讯,说他想出柜了。"

而蔡康永通常会拦一下。

" 站在一个孤单的立场上,我很希望很多人陪我,就是可不可以不要每一次提到这个题目的时候,他们只能亮出我一个人 …… 可是我站在理性的立场,还是会拦住他们说,如果你是我弟弟,我会跟你说不要这样做。

我能够证明的唯一一件事情,就是向爸爸妈妈证明我们不是妖怪,我们可以很好地活在世界上。"

蔡康永不希望他们再一次经历他所经历的,因为没有几个挺得住。

但蔡康永为什么要离开康熙,或许应了他自己说的那句话 " 每个人都要告别 ",告别一档节目,告别一段关系,告别这个阶段的自己。12 年了,他想要做些改变。

他依然保持以往的风格,爱往衣服上挂东西。扑克牌,黑乌鸦 …… 依然会在选手挂不住的时候,替对方圆场。

只是与过去相比,他变得更 " 毒 " 了一点。

熟悉蔡康永的知道,他有个外号叫 " 温柔一刀 "。

他总能找到任性最脆弱的地方掐住它,这种看不见的 " 毒 " 就是洞察人性。蔡康永是绵里藏针,滴水穿石。

4 月 28 日,第四季的奇葩说,面对辩论主题:如果父母提出要和老伙伴一起去养老院养老,我该支持还是反对呢?

蔡康永在娓娓道来的故事中,抛出了与 " 伦理 " 相反的观点——支持。

" 我们对老人有个奇怪的想法,把老放在人的前面,老人首先是人,跟我们一样都是人,不能因为他一老就剥夺他作为人的权利。"

这就是蔡康永所希望的,所有人都应该为自己的人生负责任,不要轻易被别人改变,也不要轻易去改变别人。

十多年后,他终于背着 " 奇葩 " 的名义,一点点走向了蔡康永本来的样子。

做自己,和年龄和阅历都无关。

    相关标签:
来源: 作者:
<